子午殺很大

3/19晚上到子午的場聽演講。

張子午,未婚,老實人;此乃簡介。想知道他個人更多私密的文字與思想,可以使用右上角的部落格連結。部落格裡面有子午現在去「賣膏藥」的狀況,也有他騎單車橫越歐亞大陸的筆記;部分內容適宜18歲以上獷男願女,歡迎盡情點閱。


演講的開頭是一張地圖,上面標示從西安出發以後的路線。
子午在講的時候有很多內心戲,包括過程當中所經歷的衝擊、與身心調整。

其中一個點我很有感覺。在哈薩克遇到董老七和其他鑄鐵廠的工人,子午和他們自然地成了朋友,與他們喝酒聊天,到工廠去看他們將鐵以千度的高溫熔成鐵水,再將鐵模鑄,在高溫的工作環境拼生活。而隔天子午可以背上行囊離開。

流浪,看到了別人的人生、社會的一面,同時也看到自己相對的自由。

很多時候,我聽了農家描述他們辛勞的生活,他們面對的柴米油鹽,這些人和我的生活狀態非常不一樣。每當我從一地離開,我就感到我的自由,我去想去的地方。有許多人受限於生活現況,走不了;對我而言,他們是厲害的,願意負起自己(與他人)人生的責任。畢竟人生不只是去哪裡去哪裡,甚至於去哪裡也不是特別要緊。在流浪中體會到自己的責任,也很重要。

很多人在流浪之後,承擔更大的責任。除了行進中無比快樂的景貌,還有行進後的勉勵+改革;這點-現在想想-倒是很少提到。平常都是這樣很開心。


有一個我很喜歡的說法:

「我這樣虛弱、臉色蒼白的人都可以完成(橫越歐亞大陸),其實是很好的反面教材。」頗能激勵路人! 我下次也要虛弱出場 「Orz 各位同學,咳咳,大家好... 」


子午分享的最後一張PPT,「再次上路」

台科大學姐與子午聊聊

我還有喝飲料、竊笑、扶眼鏡等私家照片,稟持流浪者計畫回饋社會之博愛精神,可利用下方留言索取。(偷偷來,不要讓子午知道...)

2 則留言:

tzewu 提到...

咳、咳...就這樣給我一個滿版,金拍謝,只不過還是不太懂,殺在哪裡?明明就很虛...

。楊蕙慈。 提到...

降快就看到,後面玩什麼啊...走開走開,我們不買膏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