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腳風旅(竹女0225)

講到廣西的時候有感覺.
沒有時間. 但「這樣就夠了」有這樣的感覺.
我看著螢幕。.

在大理、麗江的時候 播放有點delay
掌聲.

阿德老師(莊金德組長)提議將園遊會10%捐給廣西蓋校舍行動時, 熱烈掌聲. 聽得到掌心相擊啪啪的聲響. 突然有很多人開始尖叫.
突然我開始飆淚.

不是錢. 是掌心相擊的用力. 是有人尖叫了

我們班的同學想問.
「你為什麼不穿鞋子演講.」
後面的同學一聽全部站起來.

後面老師問接不接受捐贈衣服.
沒有. 因為運費比買的錢還貴.

掌聲...

細膩. 感情豐富. 也被自己的經歷所感動.
阿德老師這麼說. 我卻不好意思承認.
晚上在城隍廟又遇到一個竹女學生「嚇到了喔?」
下台時,微蹲合十. that's me.

台後, 有學生問如何申請流浪者計畫.

出去
- 你為什麼換掉裙子?
- 那個很炫耶.
- bye bye *相視微笑*
將椅子收走的學生
站在外面等人的學生.
我與你們在同一個頻道.
你們的微笑、認同對我而言特別重要.

夜深時, 洗過澡以後, 我開始閱讀 kite runner.
原來想隨便翻. 卻稱著念到中場.
隔天早上. 一邊哭一邊念. 已經不知道這兩天附在我身上的是誰. 流淚真誠的我. 可以讓你們知道嗎?
是不是... 這樣很矯情. 播放大理、麗江,嗯,播放廣西的影片時, 我就有點感覺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是你們. 我不知道在我敘說我的生命的時候, 我的心會這樣震動, 我壓抑我自己, 要冷靜, 我還在講堂上. 我還有東西要說. 我深呼吸. 深呼吸.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妳們.
我的最後一份PPT是我最後要給你們的東西。
還好阿德老師跟我說話.
- 你們募款現在怎麼樣?
- 呃. (傻笑)就持續在募.
- 我們學校有一個友愛互助基金, 每年學校園遊會10%收入會安到這個基金, 現在這個基金我知道還夠. 要不要我等一下問一下同學的意見?
- 不好吧(傻掉). 這樣有點太煽情了.
- 這本來就是一件催淚的事啊. 我等一下幫妳問問看. 也要同學同意才可以.

我們靜靜地繼續看PPT. 我蹲下來呼吸.
播完的時候. 我注意著音樂狀況. 沒在剛結束時迅速站起, 就在我剛要站起, 身體呈7的時候. 我聽到你們的掌聲. 很溫暖的熱情. 我停在7的形狀. 心想要以什麼面目向你們道謝?

阿德老師在向你們提議, 連提議還沒講, 妳們就先拍手, 為什麼呢?
寫日記的現在我還是不懂。當時的我在旁邊笑,也因預知這項提議而不好意思著. 其實我的情緒已經被老師攪動. 我又深呼吸.
在這一次深呼吸又一次深呼吸之間, 阿德老師說了提議:
「如果你們聽了阿德老師的提議覺得好, 就熱烈掌聲, 如果不同意就保持安靜, 不要動.... 」你們的眼光在我和老師之間由走, 心裡想阿德老師要說什麼呢?我看著你們, 感到胸口一股熱氣.
「我們把四月園遊會10%的收入捐給廣西蓋校舍行動好不好?」
當天我聽到了所謂如雷的掌聲, 迴盪在大大的禮堂內.
那股熱氣死死壓不住. 還有人尖叫. 然後我哭了. 現在寫日記的我也在哭. 妳們怎麼會這麼好?
我還記得我迅速轉身, 視線不知道要看哪裡, 眼淚這樣流下來.
左手拿麥克風. 右手用中指跟無名指趕快擦了右眼的眼淚, 一抹去. 左眼的淚也滴了. 「妳們一定看到了. 」 我這樣想著, 聽著妳們的掌聲, 尖叫. 我又轉頭回來, 頭低垂, 要吃掉眼淚, 眼睛睜大. 看地板. 再轉頭一次太明顯了.
- 那妳們答應囉?

我答禮兩次.
主任上台, 要邀我到台中央, 我想在那視線交會的時候, 他已經看到發紅+晶亮的眼睛?我「蛤?」一聲乾乾的. 喉嚨發不出聲音.
感謝主任, 這時候我一句話都不用講. 主任作結.
「我去穿鞋子^__^」到了後台 呼吸...

走出講台時,妳們已經在收椅子. 「bye bye.」妳們其中幾個與我互道再見.
- 妳為什麼把裙子換掉?
- 那很fashion耶.

明亮而愉快. 我愛妳們.

2 則留言:

企鵝 提到...

文章可以借來複製嗎?=[
在下要貼在個人的無名裡呦=]
感謝(鞠躬)

。楊蕙慈。 提到...

啊... 連這篇都被看到啦。

複製,沒關係;我覺得,也可以提供連結就好,在妳的無名說妳的話,讓朋友知道妳怎麼想。

竹女的同學,都這麼有禮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