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饗宴(衛理0303)

一切可以從新竹說起。二月底有緣跟Mimi、阿飛一台車回台北。路上說到我的下一場是衛理女中,Mimi說「那是我的母校耶。」我們就開始聊她以前在衛理的生活,不能吃零食、有宵禁... 很多沒聽過的衛理傳奇。

在捷運士林站,看站牌的時候遇到兩個日本婆婆。
- sulimasen.
- 0﹍﹍0 (我是壞孩子耶,婆婆。)
- museum? (她們比著站牌。)
- OK. e-su 18, e-su 19, OK.
- ah~(喜悅貌)aligado, aligado.
- jodo. (想了想,去看另一面的站牌。)
- jodo. (點點頭。)
看站牌看到一半,剛好304來了,揮揮手,比這台車。兩個婆婆跑過來。
- museum, ok.

後來我們一起下車。看她們爬階梯上去的身影,突然後悔沒有早一點來,可以進去看一兩個展覽。在這樣提早一個多小時,早進去也尷尬的時刻,只好跟賣香腸的婆婆一起聽廣播。那個氣氛很舒服,國家級的故宮展覽,走幾步路是原住民公園,安安靜靜,幾個賣香腸的攤子,走進去巷弄,兩個媽媽話家常、溪水潺潺留過,有人正在釣魚。

過了門禁以後,跟羅老師、陳組長、莊先生先弄setting。弄好以後還沒四點,跟羅老師一起聽雷光夏的「逝」,之前有想放這首當ending,剛好是結束,有些歌詞也很搭。

整場講下來,我自己覺得很搞笑。因為NB跟投影機都在台下,所以我是在學生旁邊作分享;也就是中間的人看得到我,兩邊的同學就照顧不到。我盡力一下子在台下放照片,一下子走到左邊、右邊,不過,場地怎麼會這麼寬哩,我看時間就被我這樣走來走去浪費掉了吧 Orz

50分過了以後(原本預計的演講時間),有興趣的同學留下來,讓沒有興趣的同學離開禮堂,作自己喜歡作的事情。後面接Q&A。


讓我意外的是,衛理的孩子問的問題很多(有前途)。大概是十幾個人繞著,各自推派代表問問題,問完有的走、有的聽聽別人的問題。問問聊聊,感覺挺好。

- 你會怕嗎?
- 要怎麼申請?
- 我想問最後一首歌是什麼歌?
- 危險嗎?
- 你有被搶嗎?
- 流浪是自助旅行嗎?
- 你坐車(從A地到B地)嗎?
- 寫計畫有限定什麼內容嗎?
- 你當初去是要作這個(染布),還是自我探索?

2 則留言:

Sandie 提到...

飛權!那是我姐的母校耶
我下次也要去聽妳的

。楊蕙慈。 提到...

嘿嘿...
考慮一下4/7中山場
到民雄鬼屋吃包子 >"<